208章,终于再重聚

小说:末世大佬忙种田 作者:连岂容

    疲惫的六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又恢复了活力。

    这次回来后,杨赠月短时间内不打算再外出了。

    她想要潜心修习陆行云留下的口诀,还有法器的使用。

    参透陆行云留下的其他法术。

    这中维大地,还隐藏着很多她不知道的东西。

    当初答应陆行云的事,她会做到的。

    所以,在这之前,她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行。

    她现在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在中维的防御被对方破掉之前,她的异能必须要达到五十级以上才行。

    谁也不知道防御什么时候会被对方摧毁,她只能抓紧时间。

    四昆山剩下的这些人,实力也必须尽快升上去。

    光靠她一个人战斗是不现实的,所以,她必须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正面力量。

    一起为了保卫中维而战。

    时容川和时家人驻守南源,北宁那边,她没有合适的人选。

    如果她没云止境和封书鉴的这些异常,可能会选择和他们合作。

    但是现在,云止境被她除掉了,云家很可能会占据北宁。

    至于犀澜观,她现在不打算考虑,因为天元的禁术和封家的禁术,有异曲同工之处。

    她担心犀澜观也隐藏着什么她不清楚的事,或者历史遗留的秘密,为了安全,她打算放弃犀澜观。

    其实,北宁有一个很合适的人选,只是今生他们还没碰到。

    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曲凤桐。

    他是北宁人,实力也不差。

    重要的是,曲凤桐心计实力和谋略兼具。

    杨赠月在心里思索着以后该如何努力,朝哪个方向走。

    另外,她还得琢磨一下转生莲,十二只的作用,以后在战斗中才有绝对的把握。

    等她的实力巩固好之后,她要带陈加儿他们去一趟犀澜观。

    到时候肯定会有一战。

    离开花嫣山时,杨赠月从异植那里知道封书鉴去的方向是北宁。

    北宁现在唯一还有些能耐的,只有犀澜观。

    白徴之前去过一趟北宁,给杨赠月带回来了北宁的信息。

    一些建筑都不翼而飞,中心城区变成了一片废墟。

    没有人。

    北宁除了犀澜观还有些幸存者外,剩下的普通人消失了百分之九十八。

    幸存的人类聚集在一起去了犀澜观,而犀澜观主将幸存者都收留了下来。

    目前,北宁的局势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的,犀澜观尽职尽责的做着自己能够做的事。

    杨赠月决定每隔一段时间就让白徴出去打探一下情况。

    没有好的通讯方式,白徴就是最好的信使。

    自从江则训和李成雯的事发生后,四昆山幸存的人老实了很多。

    杨赠月回来后从他们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显然陈加儿在这十多天狠狠敲打过这些人。

    杨赠月和陈加儿说着话,九霄和知百晓两人坐着喝茶。

    “九哥,在外辛苦了,还是家里安逸。”知百晓感慨到。

    “嗯,出去一趟才明白这世界变成了什么样。”九霄想起花嫣山的所见,心里还在痛惜。

    知百晓“以前听说过邪门歪道,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么疯狂的人!”

    九霄“这些人疯得太厉害了,以后可能还会有这样的事出现,太让人触目惊心了。”

    知百晓“除了封家,还有谁会这么疯?”

    九霄“不知道。”

    这正是让他们头疼的地方。

    对方知道行云观,可他们却不知道中维有多少个人在异世界,又有多少家族手中有禁术。

    杨赠月觉得他们只能等。

    等这些人露出水面。

    有元灵弓在,那些污秽之物很容易就能清除。

    就怕对方隐藏太深。

    如果都像封家这样明目张胆,反而简单。

    知百晓“这十多天,我的异能上了一个等级,另外,我发现那九颗棋子好像有些变化,九哥,这是不是就是赠月说的,和法器有了共鸣?”

    九霄想起自己的法器玄生盘似乎也有些变化,于是拿了出来,和知百晓研究了起来。

    罗灏白一大早就将房子四周巡视了一遍,带着南瓜,一人一狗连狗洞都没放过。

    回来时,就看到知百晓和九霄两人拿着自己的法器,有些茫然。

    走过去问“师傅,师伯,你俩在研究什么?”

    知百晓连忙把罗灏白拖到身边“灏白,来来来,看一下你的天云盏,有没有什么变化。”

    罗灏白闻言从空间拿出了天云盏,突然发现天云盏的灯芯,似乎变得大了一些。

    他得到天云盏时,有一丝火苗,可却不是这个颜色。

    现在,天云盏灯芯上燃烧的火焰竟然是蓝色的,纯蓝色。

    罗灏白盯着天云盏,想不明白,抬起头和知百晓对望了一眼,然后摇头“它似乎,变得更不一样了。”

    力量也更强了。

    罗灏白能感知到,天云盏有一种想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杨赠月说过,这些法器现在都处于沉睡状态,要等他们的实力上去后,才会渐渐醒来。

    这是不是代表自己的实力,得到了法器的认可?

    “嗯,我们的都有变化。”知百晓打算找个时间问一下杨赠月。

    之前她提过一句,法器苏醒,意味着战斗也即将开始。

    这样的话,离战斗就没多久了吧,虽然不知道法器的苏醒需要多长时间。

    但,应该快了。

    罗灏白三人坐着喝了一会茶,就到了中午。

    此时,山下的异植开始躁动。

    在四昆山附近,出现了一批幸存者,有二十人之多。

    杨赠月和陈加儿很早就察觉了这些陌生的气息。

    因为四昆山山脚和山下的房子全都被异植包裹了起来,那些幸存者并没有发现杨赠月他们。

    但是,这些人一直在找村子。

    杨赠月能感知到。

    气息,有些熟悉。

    她一时半会竟然想不起来是谁,不过能感知到没有恶意。

    于是,她让白徴在天空中巡视,看一下来人是谁,

    没多久,白徴传回来的信息让杨赠月心生欢喜。

    因为,这些幸存者的领头人赫然是舒苒苒和胡映秋。

    杨赠月和陈加儿两人奔下山,从异植覆盖区的另一面走了出来。

    并没有因为来人是熟人而放松警惕,这个位置不是上山的入口,且还有一道高墙围着,不怕被人发现。

    走了一阵子后,杨赠月和陈加儿见到了舒苒苒和胡映秋。

    两人正在找村庄。

    手中是杨赠月之前给她们的地图,舒苒苒口中还念念有词“不对呀,地图显示就是这里,不会错。”

    赠月不可能给她错的地图,可是,这里除了异植,没有任何村庄。

    胡映秋看着茂盛的植被,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村子被这些异植覆盖住咯?”

    毕竟如果是木属性异能,很容易就能做到。

    “有可能,那我们要怎么联系赠月?”舒苒苒看着异植有些担心。

    “等等吧,说不定她已经发现我们了。”胡映秋知道,以杨赠月的性格,以及她在末世前就展露出的实力,如果她还在这里,肯定已经发现了他们。

    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他们又带着这么多人,她可能不方便立刻现身。

    两个人还在想着要不要破除这异植屏障,就听到了脚步声。

    有人来。

    两人立刻转变为战斗状态。

    跟着她们的人也进入了战斗状态,舒苒苒说“大家小心,有人来了,是敌是友暂时不知,不要大意。”

    她担心来的人不是杨赠月,那,就有得打了。

    杨赠月和陈加儿从异植的遮挡处走了出来,人还未现身,就先开了口“苒苒,映秋,没想到你们真的来了。”

    杨赠月的声音十分悦耳,也没有对着陌生人时的那股清冷。

    听到她的声音后,舒苒苒和胡映秋都欢喜的说着“赠月,你真的在呀,我们来了。”

    说完就示意跟着他们的人收起异能,解除战斗状态。

    舒苒苒在看到杨赠月后,发现眼前的人和末世前没什么区别,干净,美丽,自信。

    她眼眶立刻泛起了红,“我和映秋始终记得你的话,这不,终于来了这里。”

    杨赠月走上前抱了抱舒苒苒,开心说到“来了就好!我很欢迎!”

    她给舒苒苒和胡映秋的地图,是变化后的四昆山地形图。

    不过,和前生有些区别。

    所以舒苒苒他们这么久才找到这里,不容易。

    她之前去南源的时候,在云茫山的基地之外,还让白徴帮她找过舒苒苒二人的踪迹。

    可惜一无所获。

    舒苒苒哽咽着“嗯,幸好听你的,我和映秋才能来这里和你见面。”

    “我们回去再说吧,外面怪冷的。”杨赠月让两人跟在她身后。

    虽然雪停了,可化雪更冷。

    舒苒苒他们的衣服有些单薄,估计一直靠异能撑着。

    杨赠月将舒苒苒和胡映秋两人带上了山,至于跟着他们的幸存者,杨赠月让罗灏白将他们安置在山下的屋子里。

    上山的路上,舒苒苒将她和胡映秋这几个月的事简单告诉了杨赠月。

    舒苒苒原本在北宁交换,在天气出现了细微异常后,将杨赠月的话放在心上的她立刻请假回了南源。

    舒苒苒将自己的所有积蓄都取了出来,采购了很多东西放在家里,又把杨赠月留给她的阵法摆在了家中。

    顾不上和父母解释自己的奇怪行为,只让他们最近别出门。

    然后,舒苒苒找到了在学校里的胡映秋,在外面租了房子,和她一起囤了些物资,还采购了一些御寒的衣物。

    没想到刚把东西采购好,天气就出现了变故。

    而舒苒苒在变故出现时没能及时赶回家,只得和胡映秋在她们租的房子里,挨过了洪水。

    因为在高层,没被大水淹到。

    而大雨过后,她们才发现周遭变得寂静,哪里都没人。

    两个人不敢出门,也不敢发出声音,担心被人听到。

    杨赠月之前提醒过她们,如果来不及去四昆山,就做好这些准备,以防万一。

    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她们所在的那栋楼只剩下了十来个人,其余人尸骨无存。

    第三天水消退后,通讯断掉,两人联系不上任何人,身体又出现了异样,更不敢外出。

    舒苒苒拿出了杨赠月留给她的一封信,打开后,脑子有些不听使唤的看完,和胡映秋两人又打开了杨赠月留下的药,闭着眼一口吞了下去。

    然后,两个人抓紧时间将肚子填饱,能不能熬过去,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好在在暴雨过后的第六天清晨,两个人都醒了过来。

    醒来后,两个人仔细研究起了杨赠月留下的信。

    试了她写到的方法,得知了自己身体的异样是因为获得了异能。

    杨赠月还列了每一种异能的特点,两个人对照一番后,就知道了自己的异能是哪种。

    在身体恢复后,两个人将物资放进空间,离开了出租屋。

    舒苒苒先回了家,然而让她崩溃的是,她的父母没能熬过去异能的痛苦,这让舒苒苒内心的自责被无限放大。

    如果,如果自己能够及时回来,是不是就能救下父母?

    可她内心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她,不可能。

    获得异能的过程杨赠月写得很清楚,能撑过去的一定能挺过,撑不过的,只有死。

    胡映秋上前抱了抱舒苒苒,心中的悲伤不比她少。

    因为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估计也一样凶多吉少。

    胡映秋帮着舒苒苒将她父母的遗体带到了楼下,用一些木头将尸体烧掉,又将骨灰埋了起来。

    处理好这些后,舒苒苒和胡映秋两人决定前往四昆山。

    虽然现在环境改变了,但是她们相信只要努力,一定能再见到杨赠月。

    将家中的东西都放进了空间里,两个女孩踏上了南下的路。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百公里,可是对于没有代步工具的两人来说,速度会很慢。

    因为她们还得辨别方向,和异植战斗。

    路上又碰到了一些幸存者,两人都长得不错,有些人见到两个姑娘独自在路上,就起了坏心思。

    可以说,这一路走来,舒苒苒和胡映秋算是看透了人性。

    也彻底明白了这个世道比从前要艰难一百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