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雨夜屠夫(十)

小说: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作者:开水煮柚子

    穆白杨和汪宁都是身形一滞,他们想要看清走廊尽头有什么东西,可惜手电光十分微弱。

    他们看到的,大多是让人几乎窒息的黑暗。

    汪宁不敢走了,左顾右盼凑到了穆白杨的身边,他贱兮兮瞅了眼穆白杨胸口的十字架吊坠,虽然觉得稍微心安一点。

    这十字架……大概没用啊……

    穆白杨心里小声嘀咕着,自己也心慌意乱,头皮发麻。

    心想还是保命要紧,于是秉持着技多不压身、佛道基督全面发展的优良传统,一手捏着佛门指印,一手摆出道家法决,心中则默念“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汪宁愣了愣,诚然是被穆白杨的操作惊到了。

    陆御倒是没在意身侧的穆白杨,他将手上的剁骨刀渐渐握紧,双眼注视着走廊尽头。

    三人都停了下来,周身阴冷的感觉也越来越浓郁。

    擦了擦额头的汗,汪宁转动眼珠,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在手电光被调暗之后,照明的效果远不如前,这种昏暗的灯其实更让人心慌。

    因为眼前的事物都是模糊不清的,破败的窗户在夜风的撕咬下吱嘎作响,大雨瓢泼,空气潮湿。

    黑暗中的房门犹如一张张打开的双手,仿佛随时会动起来一样。

    ……

    “啪!啪!啪!”

    走廊里的声音再度响起,隔了几秒后又停了下来。

    一股淡淡的臭味从走廊尽头散发而出。

    汪宁身体僵了僵,他看到手电光的照射范围在朝自己移动,侧眸一看,陆御已经把手电筒递到了他的面前。

    犹豫几秒,汪宁接过手电筒。

    他顺着光照看去,便见陆御手中拿着一柄类似斧头的短刀。

    这是打算拼命嘛?汪宁心下一凉,冷兵器砍诡,一想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干的事情。

    将手电光照向不远处的房间,汪宁对着陆御抛去一个眼神,大意是,横竖都是死,要不躲进去试试?

    但汪宁没想到,陆御不仅仅没搭理自己,还自顾自朝前走去。

    “大……大哥你……”

    汪宁话说了一半又吞了下去,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隐约看到走廊里站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那好像是一个拖把?

    或者也不是,大量的头发占满了它三分之二的身体,而在头发低端,正伸出了一条青紫的腿。

    但是,只有一条腿。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头下面接着一条腿,没有身体。

    手指僵住,双眼中邪似的不由自主看向怪物。

    与此同时。

    “啪!啪!啪!”

    那黑暗中的东西动了,它的单脚上下跳动,身体摇摇晃晃朝三人逼近,刚刚的响声就是这个鬼东西发出来的!

    时间的流速似乎在变慢。

    汪宁握着手电筒靠在墙壁上,他看了眼身侧的穆白杨,只见对方双手捏诀,嘴皮子飞速张合,也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前面是准备要去砍诡的疯子,身边是不靠谱的半吊傻叉。

    汪宁虽说死里逃生后心理承受能力高了不少,但终究还是个正常人,怯生生朝门后躲去。

    而就在汪宁准备转身的一瞬间,他的双眼瞥过隔壁的阳台,突然见到一片惨白。

    那上层的扭曲阳台上,此刻正挤出了一张白森森的人脸。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大张着嘴,下巴似乎被拉长,她漆黑的嘴显然有手掌那么长,眼珠在黑暗里缓缓转动,鲜血下流,触目惊心。

    “呲嗒……呲嗒……”

    女人晃动着脑袋,一点点往前挪动,而他扭曲的双手也渐渐伸出了阳台,僵硬地搭在了半空的墙面上。

    腐烂的皮肉下是森森白骨,歪歪扭扭的骨节仿佛被重物砸过一样。

    “我踏马!”

    汪宁彻底心慌意乱,他脚下步子一乱,嘭一声撞在了墙面上,一时间眼前火星四溢,不分南北。

    这一声撞击让正念佛经的穆白杨咬到了舌尖。

    他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看到陆御直接冲了出去!

    穆白杨“卧槽!大义灭自己!”

    黑暗席卷周身,扑鼻的腐臭在胸腔里翻滚,陆御目标明确,拎着刀直朝着单腿女诡冲去。

    地煞低阶,本来不想动手,可惜时间有限,你们出现的不是时候!

    陆御心中思索,手指握紧刀柄。

    那阳台上的女诡也爬了出来,她的半个身体溃烂无比,只有一颗脑袋完好无损,嘴部大张的脑袋怪异地摇晃着,仿佛脑袋是蜗牛的壳,而烂泥似的身体是蜗牛的躯干,干瘪枯瘦的手则是蜗牛的眼睛。

    瞥了眼门缝诡,陆御手下速度更快,还没等单腿女诡靠近,他的手腕一转,美工刀便朝着大团黑发刺了过去。

    “噗呲!”

    血肉被刀刃捅破,紧接着,一阵刺耳的尖叫从诡异的嘴里传出。

    它怒了,寒意四起,血丝缭绕。

    但一瞬间,刀口劈开了血丝,它看到一刀白光直砍面门,速度极快,根本不是普通人的攻击速度!

    ——“咔!”

    刀刃重重地砍在了诡物的身上,一时间,黑色的污血四处喷溅。

    陆御下手又快又准,不消片刻,单腿诡的脑袋从身体上砍落下来,伴随着溢出的黑血坠向地面。

    “嗯?”

    陆御一把揪起地上的脑袋,转身看向阳台的位置。

    阳台上的诡明显想逃,半个身子已经爬进了屋内,陆御皱了皱眉,将手上的脑袋朝着阳台扔去。

    “嘭!”的一声,脑袋砸在了墙面上,而女诡显然受到了惊吓,烂肉般的躯体极力蠕动着,瞬间消失在黑暗里。

    风平浪静,黑气和腐臭味也渐渐消散。

    陆御推了推下垂眼镜,转身看向身后的二人。

    穆白杨、汪宁??

    不是,这情况明显不对劲啊,他为什么会追着鬼跑?而且还拿一只诡的头去砸另外一只诡?

    这是碳基生物能干出来的事情?

    汪宁感觉自己神志出了问题。

    穆白杨感觉自己需要去教堂祈祷一下,他现在有些凌乱。

    看他们有些心慌的神情,陆御好心解释道“这没什么,我来之前学过武术,力量和速度都比正常人强一些,至于这把刀,是我从老道手里要来的,煞气极重,诡也会忌惮三分。”

    汪宁缓缓竖起大拇指,从嘴里吐出三个字“强亿点。”

    陆御勉强笑了笑,转身时发现地面上的白骨并没有消散,其形状尖锐,却是可以当做武器使用。

    顺手捡起断骨和美工刀,陆御走到二人面前。

    “这东西,估计能防身。”他晃了晃手里的断骨,作势便要递给二人。

    汪宁很自觉往后退了一步“他年龄比我小,更需要这种武器作为保护!是吧兄弟?”

    穆白杨眨了眨眼睛,接着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十字架吊坠“其实我觉得十字架也挺不错的,就是没什么用,但问题不大,我阳气很足,诡也怕的!”

    “嗯。”

    陆御拉开背包拉链,将断骨塞进了背包“既然如此,那你们俩跟着我就行,切忌小心周围,一旦出事不要硬抗。”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点了点头。

    这t哪个正常人撞诡会硬抗?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