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南下荆州

小说:陛下何故造反 作者:竹杖翁

    素密乃是难法手下的得力大将,这次前来长安身负绝密使命!

    现在他们已经打听出来,大凉军在凉州的多次大战中,使用了一种名为“炸药”的全新武器!

    这种武器对于乌延国大军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远在大凉精锐骑兵之上。

    所以,难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种武器搞到手。

    不过难法也清楚,这种东西,大凉必定会视为绝密,想要得到它岂是那么容易,不过只要是制作武器,那就一定要通过各种工匠,而使用的工匠数量越多,就越无法完全限制他们。

    素密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财力,悄悄地接近拉拢。

    不管项阳在大凉王朝如何得人心,总会有些工匠受不住财力的诱惑!

    所以,素密临行之前,难法叮嘱他不要着急,宁愿慢一点也不能让大凉王朝警觉。

    素密的心中变得火热。

    假如,假如他们乌延国也能得到炸药这种“神器”之助,那整个西域,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

    以后跟大凉军作战,他们也有底气了。

    而且,完成这么重要的任务,回到乌延国之后,他必定会受到难法大人的重视,平步青云不在话下呀!

    ……

    难法对于素密的提醒极为重要。

    作为特种兵出身的项阳,岂会不知道提防这种重要的军事机密外泄?

    所以他已经暗中派了不少的眼线,就看有哪方势力敢把主意打到工匠们身上。

    同时,他也把军事技术进行分级戒严,对于最新的火药配方与进行之中的火枪与火炮改进,都是最高级的机密,只有最精英的工匠才知道。

    对于他们,项阳不但给予最高的待遇,同时也是受到监控最严的。

    哪怕真的出现了机密外流,有部分工匠被收买,他也不会担心流出的是最新的火药配方。

    在皇宫之中,项阳与易秋娴孙月影仍然在商讨着紧接下来的战略。

    既然凉州方向,赵泉如此让人放心,那等到大军将士放假归来,想必工坊已经补充生产了一定量的作战物资,他们就可以挑选一个方向作为突破了。

    谈到这个,易秋娴立即兴奋起来“陛下,我们是否要再杀向并州?上次并州之战,虽说我们已经干掉了王仁青,但是冀州诸侯却暗中插手,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啊。”

    整个大凉朝廷之中,谁不想早日收复冀州?

    那可是“天下第一州”啊,仅是冀州一州之人口与财富,就足以顶得上三四个州,拥有了冀州,他们就拥有了几乎无限的战争潜力呀!

    易秋娴听他们议论得多了,心中自然也产生了类似的想法。

    而且,按最新的大将驻防调派,由霍飞勇守河东,易安现在调至并州,镇守整个北疆,易秋娴也想早点儿见见父亲了。

    项阳却摆摆手道“冀州之事,可急不得,你知道那里的诸侯实力强劲,而且还有多股势力相争,那就更加谨慎行事。”

    “我大凉若要进军冀州,那就要一鼓作气,将整个冀州鲸吞,而不是被牵制在冀州进退不得,所以,必须要在我军能抽调全部主力的时候再行决战。”

    “现在冀州军的确不断对并州进行袭扰,但是我军占有地利之优,只要不在乎上党郡一城一地的得失,冀州军奈何不了我们。”

    并州的确苦寒,远比不了冀州的富饶,但是有山势地形的优势,也使得冀州根本无力逆推上来,大凉军靠着少量的兵力就能防守住并州。

    易秋娴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克服了这种情绪,好奇地问道“那陛下,你想要进攻哪边啊?”

    现在,她看出来了,这段时间项阳并不是闲得没事,他的脑海里也一直在思考着大凉王朝的下一步战略。

    “当然是……荆州!我们往南打!”

    “哈?荆州?”

    孙月影若有所思地点头,易秋娴则是大吃一惊。

    “陛下,我们急于进攻中原,是防止中原之地出现一个将多股势力吞并的霸主,那样我们将之击败的难度将大大增加,相反,若是敌人处于互相攻伐的过程中,我们全为渔翁,那就能极大地减少压力。”

    “荆州的实力是远不如冀州的,就算真的有大诸侯一统荆州,也不至于尾大不掉,而且那边河道复杂,各个势力攻伐短时间内不足以分出胜负,我们何必急着进攻荆州呢。”

    在易秋娴看来,哪怕他们不进攻冀州,直接顺着潼关往东进攻洛阳,也比打荆州靠谱啊。

    不过,项阳的看法正好相反,进攻冀州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若要进攻冀州,在那种大平原地形之下,骑兵的作用是极其重要的。

    既然赵泉在凉州的发展非常顺利,一边护军一边想着把玄甲军调回来,那何不等玄甲军归位,新的骑兵训练出来之后,再进攻冀州?

    而且,朝中许多大臣与将领都对南方颇为轻视。

    诚然,现在的南方不论是人口还是开发程度上,都远逊于北方。

    看着南方的荆州、益州与扬州面积广大,但实际上掌控在他们控制之下的只有几座郡城与方圆百里之处,而且每一处郡城之间的距离极长,互相联系很不方便,从发展民生经济的角度来看,真的“价值不大”。

    但是,项阳却知道,南方的气候比起北方好得太多了,更有利于各种农作物生产,特别是水田稻米,若是找好比较好的品种,一年多熟,靠着一州之地就能养活大半个大凉王朝的老百姓了。

    项阳希望能尽快地发展手工业与真正的工业,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老百姓更方便地吃饱肚子,解放出青壮年来参与到“第二产业”的分工之中。

    项阳一定要尽早收复荆州,而且之后还要投入巨大的资源进行开发。

    同时,项阳还有一层隐忧,必须要尽早解决掉。

    那就是南方的地形与北方有着极大的不同,那里水道纵横,更有大江天险,南方之人皆通水性,天然就适合发展强大的水军。

    而且,南方在水军方面人才济济,似陈飞这样的水军将领,在北方足以纵横无敌,但在南方,最多就是个稍稍出色些的将领而已,大凉水军到了南方将不再有任何优势。

    偏偏项阳自己脑海中掌控的“技术库”中,对于水军船只的技术却实在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撑大凉发展出一支轻松碾压南方水军的强悍水师。

    再加上历史经验,只要南方之地被一个强大杰出的诸侯统一,那非常容易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北方诸侯想要快速攻过大江天险,一统天下,太难了。

    项阳绝对不能接受,大凉天下南北分裂上几十上百年,那样他心中的大业就再也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因此他宁愿冒险让冀州之地产生一个更强大的诸侯,也要早日一统南方!

    易秋娴与孙月影见到,项阳的决心这么大,也就不再劝什么了,何况孙月影对于项阳的决策并不反对。

    她并不太懂得国家大战略,但是从商业的角度出发,荆州之地河道纵横,交通便得许多,非常适合发展商业。

    而且那里开发得越少,也就意味着隐藏着越大的商机呀。

    或许是商人的性命天生适合冒险,这种血液也流在孙月影的身体里,让她也有这种冒险精神。

    大计一定,项阳把他的战略透露给其他的高层将领。

    现在项阳在大凉军中的威望极高,只要是他说出口的战略,必定无人反对——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易秋娴一样,敢在项阳面前没大没小的。

    几天之后,战士们长假归来,无一缺席,展现出大凉军惊人的纪律与素质。

    项阳早已经带着将领们检查工坊,新一批的炸药已经入库,而进攻长安之战时的投石机还有许多依然完好,可以投入到荆州之战中。

    比较麻烦的是水军。

    这段时间,陈飞的水军真是扩张迅速,纵横大河无人能敌。

    但是,这些水军船只是不可能“飞”到大江水系去的,也就是说,荆州之战里,他们只能依靠着吴镇江势力的弱小水军,大凉水军难以发挥作用。

    在南方作战,这等于是自断一臂。

    项阳也是无奈,只能到了荆州之后再想办法。

    趁着士卒归来之前,高级将领已经恶补了荆州地形,现在安排好长安与潼关的防务,分别给霍飞勇和易安去信之后,项阳立即率领着大军南下!

    之前岳虎军虽灭,但还有一支从荆州北返的十万大军。

    这支大军本来是大凉军的心腹大患,但是他们的主将在听说岳虎本人已经伏法,而且几座大郡城也落入大凉军之手,竟是直接跑了。

    表面上看,这种行为非常胆小,但却极为明智。

    若是他们一意北上,则空有十万之军,却无立足之地,若时无法快速建功,粮草一旦耗尽,将得不到任何补充,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们宁愿退兵逃往他处,找几个软柿子捏一捏,先抢些粮草与立足之地来。

    现在,那支大军也在荆州地界,对于大凉军是个不小的威胁啊。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