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九章 联手、偷袭、跟踪

小说:江山无策 作者:孤舟独萍

    <sript><sript>

    “好了,不必送了,我走了。”

    李修涯一一安慰众女之后,然后登上马车,准备启程。

    众女已有些忍不住,眼眶都是红红的。

    李修涯抬头看着不远处的聂含山和沈贤,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也回应了一下,李修涯随后笑着对众人挥了挥手,大叫道“出发。”

    马蹄声起,车帘缓缓落下,一列马车,数十精骑缓缓往东南而去。

    除了谢玉楼之外,李烜派的内侍李修涯是一个都没要,只带了数十个锦衣卫箭手。

    就这样一支队伍,怕也是无人敢来招惹的。

    车队速度极快,很快就离开了燕都范围。

    “停。”

    马车突然停下,正打瞌睡的李修涯一个不稳,差点摔了。

    “怎么了,为什么停?”

    李修涯掀开窗帘问道。

    谢玉楼指着不远处,“有情况。”

    李修涯寻着谢玉楼的指尖看去,只见尸横遍野,鲜血满地。

    “怎么回事?”李修涯大惊失色,“快起看看。”

    下了马车,李修涯与谢玉楼快步上前察看。

    “是烟云阁和天机门的人?”李修涯认得他们的衣服还有天机阁弟子的天机匣。

    “还有御林山的人。”谢玉楼指着一具被铠甲包覆的尸体。

    “这是谁干的?”李修涯不解,“他们方向并不一致,为何会在这里?”

    如说烟雨阁和天机门都是西秦的人,还算能同行就罢了,那这御林山是北楚的,怎么也混在一起了?

    谢玉楼蹲下察看了下一,皱眉道“他们是死于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李修涯一愣,“什么意思?”

    谢玉楼指着一个烟云阁女弟子的尸体道“她全身有近三十道伤口,每一道伤口都不大,伤口细密,致命伤是在脖子上,喉咙被利器割断,应该是被天机门的暗器所杀。”

    李修涯仔细看了,确实如谢玉楼所说。

    “而这个天机门的弟子却只有胸口一个大洞,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被御林山的长枪捅了个对穿。反观这个御林山的弟子,一身的坚硬铠甲,天机门的寻常暗器根本不可能伤到他,而他全身的筋脉爆裂开来,应该是烟云阁的天水神诀。”

    李修涯眉头紧皱道“他们为何为相互残杀?”

    李修涯粗略的看了一眼,在场大约有三十具尸体的样子。

    “东方若水,诸葛天机,还有岳轰去了何处?我飞鱼卫的人呢?”

    这三人的身份敏感,李修涯特意嘱咐了张郝,一定要派人亲眼看着他们离开燕国才行。

    “尸体并未完全僵硬,应该死没超过一日。”

    “三天前武林大会便结束了,这些人大多是两天前出发离开的,就算不着急,两天的时间怎么也不只这么点路程吧?”

    谢玉楼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这些人没道理会打起来,身子是以命相博。”

    “来啊,四处察看,看看有什么异常之处。”

    “是。”

    数人听了命,四散而去。

    “三派的掌门都没在,以他们三人的武功,应该不可能轻易分出胜负来,沿着血迹探查,应该会有收获。”

    “嗯。”

    谢玉楼在前,众人沿着尸体方向前行。

    越是往前走,尸体便越是多了起来。

    “不对。”谢玉楼皱起了眉头。

    李修涯问道“怎么了?”

    谢玉楼又蹲下察看一具尸体,“这个人的死法,好奇怪。”

    “怎么奇怪了?”

    这是个天机阁的弟子,身上看起来并无外伤,只是七窍留有血迹。

    “此人是被深厚的内力震断心脉而死,也就是说,杀他的是一个高手。”

    “三位掌门都是高手,这很正常吧?”

    谢玉楼轻轻按了一下他的胸口,竟是完全陷了下去,整个胸腔都被拍得稀巴烂,全身骨头也都碎了。

    “应该不是三人中的人任何一个,反而有点像是大金刚力。”

    “龚境?”李修涯一惊。

    “没错,龚境乃是横练的外功,加上其本身内力深厚,拳掌之间有莫大的威力,方能造成这样的杀伤,很像是他的风格。”

    “这事儿难道龚境有关?”

    “也许吧。”

    李修涯皱眉道“你有没有发现,好像御林山的人是最少的,而且从这里开始,御林山的尸体比之前的地方要多一些。”

    谢玉楼四处看了看,随后微微点头。

    “不应该啊,就算御林山的弟子比较克制天机门,但烟云阁的天水神功却是刚好克制了御林山的铠甲,为何烟云阁和天机门死的的人会多这怎么多?”

    李修涯犹豫了一下,说道“会不会是岳轰他早有准备或者说是埋伏偷袭?”

    “不无可能,不过目前还看不出来。”

    “启禀大人,三里外山林之间有炊烟。”

    一个手下来报。

    李修涯道“走,我们去看看。”

    众人往炊烟方向而去,走过一片树林,果然能看见半山腰上冒起的烟尘,应该是有人在生火做饭。

    谢玉楼道“还是我先去探探路,你在这里等我。”

    李修涯微微点头“也好。”

    他不会武功,便不要上去添乱了。

    谢玉楼纵身一跃,消失在树木之间。

    山腰处,岳轰一行人正在吃喝,而龚境赫然在列。

    “哈哈,没想到诸葛天机竟然和东方若水打了起来,倒是省下我一番功夫。”

    岳轰哈哈大笑着,龚境也是微微点头道“这谁能想到,西秦两大门派竟然这么容易便被挑拨,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了,岳将军可以放心了。”

    岳轰道“诸葛天机和东方若水不死,终究还是留有后患,不过将这些天机门和烟云阁门下的精锐弟子杀了个干净,那也是不错。”

    “天机门和烟云阁失了精锐弟子,短时间内应该成不了什么气候了,岳将军也可以放心了。”

    龚境言语之间颇为客气,身子是讨好。

    岳轰道“秦楚之争愈演愈烈,我早就听说了秦帝有意将神刀门和天机阁收归麾下,只可惜这一次神刀门只来了一个何无缺。”

    龚境笑道“北楚有岳将军率领的御林山,一向是所向披靡,就算西秦真的将神刀门和天机阁都派上战场,也不可能挡得住岳将军的兵锋的。”

    对于龚境的马屁,岳轰只是笑了笑,不以为意。

    若是御林山真的有所向披靡的本领,那秦楚之争也就不用僵持数百年了。

    不过若是秦帝真的招安了神刀门和天机门,那对于西秦来说就是如虎添翼,而对于北楚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对了,龚门主说的大燕将攻伐陈国,可是真的?”

    龚境点头道“此事千真万确,所以我必须尽快回去禀告陛下,早做准备才行。”

    岳轰笑道“大燕这是多少年没有对外用兵了?突然对陈国出手,倒是让人意外。”

    “正是,大燕攻我陈国,边防定然有变,若是此时北楚有动作,想必能得一笔好处。”

    岳轰双眼微眯,笑道“此事自然由陛下定夺。”

    “还请岳将军美言几句,实在是机不可失啊。”

    “一定,一定,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将诸葛天机和东方若水赶尽杀绝,以绝后患的好。”

    “这是自然,在下定然全力帮忙。”

    谢玉楼来到营地,正看见御林山的人在休息吃饭,岳轰和龚境两人尤为显眼。

    两人都是高手,谢玉楼也不敢靠得太近,远远的观望了一会儿,也就回去了。

    “你说什么?龚境果然和岳轰在一起,他们两个在一起能密谋些什么呢?”

    谢玉楼摇头道“却是不知,这两个人都是高手,我不敢靠得太近,以免引起怀疑。”

    “那可知道了诸葛天机和东方若水的下落?”

    谢玉楼微微摇头。

    李修涯眉头纠结在一起,“岳轰和龚境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想必不会是好事,如今他们身在大燕,若是有是麻烦,很容易就是我大燕背锅。”

    岳轰毕竟是北楚大将军,此次虽然是以江湖身份来的,但是到底敏感,无论在大燕做什么事还是出什么事,都不仅仅是江湖事那么简单。

    “我们就跟在他们背后,先观察一下再说吧。”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谢玉楼再厉害,也不能同时对付两个,而且还有十多个御林山的弟子在呢。

    李修涯到底不会武功,贸然插手还是太冒险了。

    而在另一处的山坳,诸葛天机和东方若水各自坐在一边,身边已经全然没了弟子在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很蠢?”诸葛天机抚着自己的天机匣,苦笑不已。

    东方若水轻哼了一声,运功逼出一口淤血。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东方若水道“枉你号称天机,竟是这般容易就中了计。”

    诸葛天机却是难看的笑了笑,“老夫就算算尽天机,也算不透女人的心啊,怎知你们这般泼辣,毫不讲理呢?”

    东方若水不甘示弱道“女儿家的清白为重,这等事情,还有何道理可讲?”

    诸葛天机一摊手,“那就是我们活该了。”

    “哼!”东方若水眼神冰冷,“好个岳轰,真是好毒的手段,只是我们又没招惹他,为何要来下此毒手?”

    诸葛天机道“老夫差不多猜到了,岳轰身为北楚大将军,定是知道了我天机门已经投靠了陛下,这是要趁着这个机会让我天机门元气大伤啊。”

    东方若水惊道“天机门归顺了朝廷?什么时候的事?”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烟云阁比你天机门差吗?为何陛下不招揽我们?”

    诸葛天机冷笑道“一群女人,能成什么事?”

    “嘿,你个老不死的,难道又想打架了?”

    “倒不是怕你,只是不想跟你一般见识。”诸葛天机哼了一声,随后撇过头去。

    <sript><sript>

    <sript><s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