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胡搅蛮缠

小说:天上无道 作者:陪你痴狂

    <b></b>                  高昂虽然完全不理会赵瑜璇,但赵瑜璇却是纠缠到底,一个飘移,来到他的另一边,软言哀求道“高昂,事已至此,你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总要好好的谈一谈才能够解决问题是不是?”

    这些话又说得有些不明不白,尤其是她这么一个绝美年轻女修,对一个男子用这种轻柔哀求的语气说出来,更是令人自然而然的就向那一方面去想,旁边有些不明真相的修士听了,都忍不住对高昂怒目相向。

    高昂也听得直皱眉头,瞥了赵瑜璇一眼,脑海里马上就浮起“心机婊”三个大字,但他还是不理不睬,继续闭目静思。

    他又不是脑残,去跟一个心机婊,尤其还是一个帮亲不讲理的扶弟魔打嘴仗?

    至于旁人是否误会他也不在乎,知道他和赵家的仇怨又心清目明的人自然就会明白,那些就只相信自己喜欢相信的事情、经常容易被一叶障目偏听偏信的人,他再多解释,那些人也听不进去,又何必浪费那个口舌?

    赵瑜璇见高昂竟然如此无视于她,顿时怒火喷发直上脑门,但她还是强忍下来,继续用那种柔弱哀怨的语调对高昂说道“高昂,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好不好?”

    她必须要逼高昂离开啊,赵博弘就要出来了,赵博弘看到高昂肯定要大打出手,那怎么得了?赵博弘真能杀了高昂也就罢了,最多他们姐弟马上逃亡,让赵家大佬们去顶花家的怒火,但万一高昂反杀了赵博弘呢?她岂不是要心痛死?她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啊。

    于是她继续哀求“高昂,都是我的错好不好?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好不好?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谈,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这些话都说出来了,旁边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低声喝道“高昂,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人家一个女的都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你了,再怎么大的误会也总得给人家一个机会解释啊?”

    说话的是一个筑基后期女散修,看起来就快四十了,容貌也算不上美,但神色倒是挺冷傲的,是啊,作为散修,三十多岁就已经筑基后期,的确有冷傲的资本。

    她身后又有一个女散修说话了,此女只有筑基初期,但更年轻,看起来最多三十,容颜更好,算得上美女,此女冷冷的说道“你一个男的,胸怀就不能开阔一点吗?居然让一个女的当众求你?还给脸不要脸,不搭不理的?人家可是金丹前辈!你还是区区筑基初期!真给你脸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们女的好拿捏好欺负!我们有的是优秀男修追求!她要是对你彻底死心了,到时候你想哭都没有地方哭!”

    说到这还不解气,顿了一顿,竟然直接就骂上了“高昂,我看你肯定就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害怕,不敢再面对她!你简直就是一个渣男!人家女的对你这么好,但你不仅不懂得珍惜,还始乱终弃,渣男!”

    这两女这么一说,四周那些不明真相的修士,尤其是女修,都纷纷对高昂怒目而视,低声指责起来。

    顿时之间纷纷扰扰,高昂似乎就真的成了一个心胸狭窄始乱终弃的渣男。

    此时,忽然有一道人影从桥那边飞来,站在高昂的侧边,面对这些女修,抱拳说道“各位姐姐,这可是人家的私事,你们如此贸然插嘴应该不太好吧?而且你们又不清楚内情,怎么可以就一口咬定是我高兄弟的错?”

    此人竟然是在城门外要和高昂交朋友的王敢当。

    王敢当不这么说还好,他这么一说,那群女修顿时就沸腾了,纷纷指责“什么私事?你们男人欺负我们女人就不行!是女人都能管!”

    “天下男人都一路货色,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你这么维护他,我看你一定也和他一样,是个渣男!”

    “没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昂那么渣,骗完一个又一个,你为他辩护,你也绝对和他是同一类货色!”

    ……

    王敢当顿时瞠目结舌,只好扭头对高昂非常无奈的说道“高兄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我先去炼神心岛,你如果想找我喝两杯,就来忆星酒馆。”言罢就飞走了。

    高昂更是瞠目结舌,这王敢当真就把他当朋友了?还特地从桥上回来帮他解围?

    赵瑜璇则适机的低下了头,一副十分难过的模样,但却在暗中对高昂密灵传音说道“高昂,这里人多口杂,不方便将真相说出来,她们又喜欢误会,到时候闹大了不好,不如我们到中央大街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高昂不理会赵瑜璇,却对旁边刚才说话的那两个女修有些无语,这两个女修的脑子里是不是就只有水?仅仅听赵瑜璇的几句话就认定她是对的?

    只是到了这种程度他就不得不开口了,否则这样闹下去可能会惹来巡逻卫士,那就耽误他进入炼神心岛了。

    他对着那个两个女修笑了笑,问道“这两位女侠,不知是何方妖……不知道是何方人士,可否告知芳名?”

    那个筑基后期女修瞪了高昂一眼,淡淡的说道“崇上坊市田家,田玉蓉。”

    那个筑基初期女修则皱起了眉头,十分鄙夷的说道“你想干什么?还想诱骗本小姐?就你?本小姐怎么可能上你这种渣男的当?”接着,又冷冷的说道“本小姐姓彭,瑞湖坊市彭家。名字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有不应该的想法!”

    瑞湖坊市彭家?难道是彭越和彭冠飞的那个彭家?这么巧?高昂心中闪过这个疑问,却也不想深究,彭冠飞想来就来,有什么好深究的?他突然脸色一沉,也冷冷的问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又知不知道她是谁?我和赵家又是什么关系?”

    田玉蓉双目一凝,没有说话,彭小姐就哼道“本小姐管你是谁?反正你欺负我们女修就是不对!我看你就是一个专吃软饭始乱终弃的渣男!”

    得,都说这话了,也不必解释了,高昂撇了撇嘴,决定使出了终极杀招,指着赵瑜璇大声叫道“城卫司的大人们,这里有人扰乱入城秩序,阻碍鄙人排队!”

    不远处那三个巡逻卫士闻声看来,看见居然是赵瑜璇,马上就飞了过来,对赵瑜璇拱了拱手,准备说话,

    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早有预料的高昂就快速说道“我叫高昂,几天前还是鹿鸣城缉凶悬赏榜上的通缉犯,但元一城花家的花惜之花仙子帮鄙人取消了这个罪名。同时,鄙人曾经杀了赵家上一代的天才赵和泰,不久前又在卫山城杀了赵家的赵安宽和赵安韦,所以,这位赵瑜璇小姐就千方百计地诓骗鄙人到野外,然后好人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鄙人。”

    此言一出,四周那些还不知道真相的修士顿时一片哗然。

    那三个巡逻卫士更是瞠目结舌,这是闹哪一出?老子过来做什么?老子只是普通二三流世家混吃等死的筑基废人,花家和赵家的事情怎么管得了?

    他们虽然认识经常来心岛城的赵瑜璇,但平时混吃等死,又不关心那个狗屁缉凶悬赏榜,根本不知道高昂,所以才会来的这么干脆,但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走。

    当然了,他们并不怀疑高昂在说谎,一个筑基散修敢当众说这种谎话?想死不成?

    好一会之后,其中一个巡逻卫士才不咸不淡的说道“你们好好排队,遵守秩序,否则必受严惩!”

    言罢转头就走,然后离得远远的。

    众人见巡逻卫士都这样,看向高昂和赵瑜璇的目光顿时都不同了。

    田玉蓉咬了咬牙,对高昂密灵传音道“高道友,不知者不罪,鄙人刚才失言了,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鄙人。”

    彭小姐还是非常厌恶的看着高昂,似乎并不相信。

    高昂没有理会她们,终于对赵瑜璇开口了,他盯着赵瑜璇,缓缓的说道“赵瑜璇,你走吧,不要在这里颠三倒四胡搅蛮缠,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赵瑜璇怒极,但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还是十分哀怨的说道“赵家是赵家,我是我,我是真心要和你和解的。”

    但私底下却对高昂密灵传音说道“高昂,你真不知好歹!我担心博弘出来会对你动手,怕他杀了你,才会如此千方百计引开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说我胡搅蛮缠?”

    “再说了,我弟弟天纵英才,将来必是人道巅峰,你当初答应当他的随从不就没有后面这些破事了吗?你这样和我们赵家死犟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你阴死我三爷爷那是奇迹,绝无可能重复!但我赵家有的是元婴,你还能挡得了几个?你就真不怕死?”

    “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只要你答应我当我弟弟的随从,我一定会尽量劝他,不,我一定确保他好好待你,绝对不会伤害你!以后我弟弟成就人道巅峰,威震四方,你不也就可以趁势崛起,建立你的高氏家族?那样不是你好我好,两全其美?不比你这样犟到底,然后身死道消来得好?”

    高昂听了这些话,顿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蠢,居然还跟赵瑜璇这种女人好好地说话?于是冷冷的喝道“滚!否则我会再召来巡逻卫士,然后就请他们见证,和你签下死斗血契,到决斗台上一决生死!”

    赵瑜璇的脸上终于压抑不住怒意,正要开口呵斥高昂,却是脸色一变,马上踏上飞剑,以最快的速度向心岛虹桥的入口飞去。

    因为此时,赵博弘已经离入口不远,就要出来了!

    就在赵瑜璇差不多飞到入口的时候,赵博弘的神识也探视到了高昂,马上大叫一声“高昂!你这该死的狗奴才!终于被老子见到你了!”同时加快速度,向高昂冲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