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八,落山鸡(五)

小说:二流神探 作者:橙果体

    超过三十个荷枪实弹的特种兵从各个房间涌了出来,瞬间把雷炎等围在了垓心,雷炎等的处境瞬间变得危急万分。

    双方紧张对峙之际,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黄头发大亿军官,身边带着一个身,从包围雷炎等人的士兵身后走了过来。

    雷炎等用余光看到军官身边的人是谁,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胡斯特博士。

    你们还是投降吧,那个叫亨利的警察已经被捕了,正在被押往这里,黄头发军装站在一名士兵身后,一脸傲慢和得意混合的表情,对雷炎说道。

    雷炎一时想不到主意,但是一支手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让他把枪放下。

    雷炎用眼睛的余光一看,原来是混在他们中间的胖厨子显了真身,这家伙脸上的傻瓜相也不见了踪影,此刻一脸的冷峻。

    屁精等都在看雷炎,等他拿主意,是鱼死网破,还是投降。雷炎停顿了三秒,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突然举起双手,放弃了抵抗。

    屁精。黑尔等人一看雷炎的举动,想了想,也都跟着交枪举手。这就对了,哈哈,黄头发军官一看雷炎如此配合,很是高兴,脸上的傲慢与得意更胜了,他大笑着对雷炎等说道,这样对大家都好,你们身上有病毒,现在就杀了你们,老实话,为了保险期间,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些无辜的士兵处理一下,这要看上边的命令,黄头发看了一眼士兵,得意非凡地续道,更外,你们只要努力,还可以多活七天,或许还能活着穿越回去?

    这都是有可能的事。什么多活七天?什么努力?屁精跳起来向军官身边的胡斯特博士吐了一口唾沫,然后问道。

    唾沫画了一道弧线直落在博士脸上,博士一脸尴尬地望向军官,军官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但是没给他递东西擦,博士只能先脸上挂着唾沫,等一会找纸再擦。

    漂亮!雷炎等一起替屁精喝好道。不急,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军官向那些逮住雷炎等人的士兵一摆手,笑道。

    雷炎等收了混身上下的武器,连防弹衣都没收了,一路被押进了那个足球场大小的地下室。

    地下室入口,罩着一只精钢打造的大笼子,比下边高出两米。雷炎等被推入钢铁笼子外边的广大场地,而黄头发的军官就站在安全的笼子里观瞧,旁边站着正在擦脸的胡斯特博士,还有几个随时听令的士兵。

    咱们来的时候,门口好像没有铁笼子吧?黑尔问身边的酋长道。没有,这是后加的,酋长点点头,回答。

    你怎么称呼?雷炎此刻已经恢复了镇定,问黄头发军官道。啊,这一点也不重要,你就叫我先生吧,军官笑道,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了,首先,我知道你们的来龙去脉,知道你们所有的计划,你们来自丧尸的世界,很危险,所以必须把你们关笼子里,你们又很有价值,我们需要了解你们的战斗技巧,军官跟身后的士兵一摆手,士兵将六把刀扔到雷炎等的面前,军官续道,录着像呢,这对我们很有参考价值。

    你们知不知道那种病毒有多危险,你们知道你们要犯的错将会毁灭全世界?

    雷炎大声质问道。啊,那是你的看法,博士已经把你们给他的录像交给上层了,军官摇摇头,笑道,上层觉得这种病毒要是控制好了,将是很有价值的,你们或许知道,我们在与某大国竞争,很吃力,如果有了这种病毒,那我国将胜券在握。

    你们大错特错了,这种病毒的传染是你们不能想象的,雷炎提醒道,你们根本控制不了,别做白日梦了。

    哈哈,这就不能由你这个没有政治眼光的小百姓决定了,军官笑道,我们把病毒保存的好好的,由专人看守,能试验好了,就交出去,根本不会出任何问题。

    问,胡斯特,亏我们还那么相信你,屁精指着博士,大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我觉得事关重大,这事还是得由国家来决定,这比较安全,胡斯特博士看了一眼军官,见军官没阻挡,便对屁精说道,毕竟国家的力量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要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那边就不会变成丧尸的世界了,你个大傻逼,坏了大事了,屁精指着博士的鼻子,大声骂道。

    虽说那么多,我们还是来玩点儿有意思的吧,军官拿一只遥控器,叮地按了一下,笑道。

    只听黑暗中响起了两声铁门开启的声音,然后便有传来一片低沉的嘶吼声。

    这嘶吼声雷炎等太熟悉了,他们那个可怕的世界到处都是这种声音,六人二话不说,立刻拿起了地上的短刀。

    我就知道博士最不可靠,最不是人!屁精拿着刀,哭丧了一下脸,随后恢复正常,盯着黑暗处,大声对雷炎抱怨道。

    别管那些,杀的尽量慢些,雷炎低声对身边的五人说道。五人一看雷炎这是还有办法,都点了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二十几个蓬头垢面的丧尸已经从黑暗中冲出来,向雷炎等所站的这一块空场扑上来。

    雷炎等都久经沙场的老战士,杀光这些丧尸就分分钟的事儿,但是他们有言在先,便没有直接干掉这些吓人的丧尸,而是开始四处乱跑,拖时间,实在拖不过了,才看着颇为费力的杀一只丧尸。

    这二十多只丧尸,他们一共杀了两个多小时,军官就站在一边,饶有兴趣,目不转睛地看着,显然在学习,时不时还跟身边的士兵分析一下。

    “拖时间比杀丧尸还累,”

    “屁精”坐在雷炎身后,喘着粗气,对雷炎说道,

    “这七天要是都这么对付丧尸,那我最后肯定不是被丧尸吃掉的,而是自已把自已累死的。”雷炎没说话,看了一眼背靠背坐在地上的几人,对军官大声喊道:“水,拿水来,你不是想让我们活七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