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新书已经上传,欢迎大家支持)

小说:五千年来谁著史 作者:汉风雄烈

    <b></b>                  陈华睁开眼,人有点茫然。

    自己怎么又梦见那些了呢?

    自从跳出‘轮回’,回到9012年,丰碑长河都已经消失三四十年了,他凭着‘做梦’梦来的能耐,凭着当初收集记录下的一张张宫廷配方、秘方,又‘努力奋斗’了三四十年,打造起了一个横跨食品、酒类、化妆品、药物、保健品等多行业的大型集团,这当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并不比他在梦里力挽狂澜的当皇帝容易。

    时间久了,很多事情就也忘记了。或者说是放下了。

    他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梦见过去的事了。

    就连他的那些个‘女人’们,都想不起来了,更别说他的那些便宜儿子。

    时光真的是最最厉害的杀手,杀人不见血,‘梦中’曾被他一个个宠上了天的女人,现在的陈华已经连她们的面容都模糊了。

    他伸出手,将手放在眼睛上,轻轻摁着,轻轻叹气。

    “怎么了?”

    身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年纪还不满三十岁,比陈华的大儿子都还小。

    曾经拥有着整座森林的陈华,可不会回到21世纪了,就变得纯情。

    女人带着一丝迷糊的声音传来,接着,人就被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是不是做噩梦了?”

    女人看着陈华额头上浮现的明汗,心里头有点好笑。

    这个年近六十,历经了无数风风雨雨,身体强健如是壮年的老家伙,竟然会做噩梦?真是好笑啊。自己跟他多少年了,这还真是头一回呢。

    “嗯,天还早,再睡一会。”

    陈华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女人立刻就感受到了他这股情绪,这可是当一个得宠的小情人的必备技能。要做好情人,只凭着一张脸可是不行的。

    陈华闭上了双目,但他心里头却千万个思绪闪过。

    郑森、赵琯、赵瑗、朱慈烺、司马铨、刘懿……

    他穿越了多个时空,便宜儿子一大堆,贤愚长幼各不相同,有能叫他放心托付身后事的,亦有叫人百思难安的。

    这些他都已经忘怀的‘人’,这次却忽的出现在他脑海中,勾起了陈华心底里埋藏最深的一段段记忆,此时此刻他心中有太多复杂了。

    这一觉陈华直躺到了十点才醒过来,边上的情人早起床了,见他醒来立刻一脸喜意的叫说去准备早餐。

    陈华嗯了一声,两眼直直的看着房顶。

    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只是一场梦,醒来就醒来了一般。

    一上午也没什么事。快午时的时候,陈华叫人备车,他要出去透透气,到山上散散心,顺带着跟没人野个炊。

    结果就是这一散心出事了。

    其实在昏迷之前,他自己并没有太多感觉,甚至没有觉得不舒服。

    就是上山没几步,眼前猛地发黑。都没来得及说一声回去,就一头往石阶上载去。还是他边上的情人见机的快,拉了一把。身后的保镖也连忙上来搀扶,他人都要栽在地上。

    可陈华的昏迷还是叫整个陈家都震动了起来。

    人直接送到魔都最好的医院,然后一个个电话打出去,陈华的老婆子女全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梦中”当了许多年皇帝的陈华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劳辛苦的人,把握着大方向即可,集团执行官早有他人担当,他的昏迷一时半会的根本不会对集团产生影响。可对于张家,这却不次于一种天塌地陷!

    他明面上的两个儿子,最大的一个还不到三十,只在集团总部担当一个中层角色。小儿子才大学毕业,学的还是金融。

    身体强健,年岁还不到六十的陈华,现在要忽的撒手人寰,对于陈家的震动绝对巨大。

    “妈,老爸他怎么啦?”

    陈华最小的女儿不知所措的站在病房外,隔着透明玻璃,看着里面昏迷不醒的陈华哭声道。

    小女儿才上高中,固然是什么都懂了,还频频要求爸妈把自己当大人看待,但在眼下这个时候可不还慌乱的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陈妻心里头正堵着呢,因为把人送来的是某个狐狸精,摆手说道“没事。你爸没事。”

    等到陈华大儿子赶到的时候,医院已经做了初步的检查,出动的都是第一流的专家,可最后的结果却似乎很有点小题大做的嫌疑。

    院长亲自出面“柳女士不用担心,陈董的各项指标已经趋于平稳,想来很快就会醒的。我们也没有检查出病灶,从检测来看,陈董的身体……很好。”

    这人说到最后有点小打嗝。

    陈妻已经接过了一捏检测报告,正如院长所说,各项检查指标都挺好的。

    这次陈华的突然昏迷……,只从检查结果来看,就单一的是情绪波动剧烈,引发内分泌紊乱,导致激素分泌失衡。这似乎真不是甚么大病重症,陈华可没有三高!

    “不用担心……醒来就好了……”院长的话音还在耳边。

    人很快就转移到了病房,医生护士都离开后,陈妻才冷冷的看了陈华的那小情人一眼,“今天老陈要真有个好歹了,我饶不了你个狐狸精!”

    很显然,陈家人是把她给恨上了。

    没人知道陈华真正经历了什么,那所谓的情绪波动剧烈等等,就只能怼小妖精了。

    干了什么才能叫一个久经商海沉浮的老油子情绪剧烈波动呢?

    似乎也不需要多问了。

    后者哭丧着一张脸,只觉的大房老婆的那一眼仿佛寒冰冷箭,叫她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忍不住瑟瑟发抖。

    心里头一遍遍的祈祷着陈华赶快醒来,态度前所未有的虔诚。

    而此时此刻的陈华,正看着眼前的浩荡长河,看着那河中浮起的丰碑发呆呢。

    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就又见到这东西了?

    p这本书大纲本来挺长的,可计划不如变化快啊,这几个月里家里又生出了不少事,写文断断续续的,本书成绩本来就不好,这下就更是彻底的玩完。

    现在家里的事情了结了,可写书的心情也没了。

    所以啊,就此打住。

    切了,重开新书。

    新书《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已经上传,欢迎大家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