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恶熊

小说:异界命运安排 作者:笨蛋尼尼

    <b></b>                  ————夜晚

    美酒佳肴摆在面前,不知不觉我们玩到了现在

    “既然已经晚上就玩些刺激的吧,那我们就来玩国王游戏吧,既公平又刺激”

    公平两个字爱丽丝念的格外的响亮,既然她用这个称为最后的决战场,那杜萧萧就不得不应战了呢。

    ————

    国王游戏……

    在游戏中,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参与者需要无条件服从国王的指令,强制性规则产生的绝对权力是国王游戏令人着迷的关键。游戏尺度可由参与者通过共同认可的限制性规则自行把控,引申出多种多样的精彩玩法,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

    可任意任命两个号码做任何事情,被抽到号码者不得违抗

    刘小铭的脑内出现了小星空老师教导给他的知识。二女一男的搭配这么想来,无论如何占便宜的还是自己呀。

    但是,以那两人的性质,怕不是会用皮鞭抽哭他。

    还没有开始游戏,刘小铭便发现了两个女孩开始相互交流着眼神,两人之间产生出强大激烈的电流。

    (喂,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损技能,就那么想将我置于死地吗?)

    凌晨两点,樱发女孩浑浑噩噩的醒来。

    (国王游戏,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沾惹一次。我和爱丽丝各怀鬼胎,都想着把对方灌醉,得到主动权,却没想到,这一玩三个人横七竖八醉倒在地面。)

    或许是杜萧萧喝的比他们较少一些,迷迷糊糊下起了床,看着遍地杂乱的酒瓶如果不赶紧收拾下,怕不是会被伊吹他们一顿臭骂。

    当然女孩们可以把锅全部甩给那个男人。

    (说起来那个男人呢?他在哪里呢?)

    杜萧萧扶着墙壁,小心走着,生怕惊扰地面昏睡的爱丽丝。在酒精的作用下女孩的眼神都变得迷茫混乱,足足看了几圈才发现原来那个男人正躺在木桌下。

    望着他的面孔,杜萧萧脑子一热钻进他的怀中感受着他的温暖。

    (虽现在是这个时期,但是,我该如何将内心对你的憧憬告诉给你呢?)

    杜萧萧将脸靠在刘小铭的胸膛,渐渐被他的气味所吸引,一路向上,在他的颈边犹豫片刻,鼓足了劲抬起头吻上他的嘴唇。

    (我,这算是偷跑了吧,抱歉,爱丽丝,我忍不下去了……)

    女孩不记得我吻了多长时间,大概是很短,大概是很长,杜萧萧内心对爱丽丝的愧疚越来越多,眼角流着泪水,跑出了房间。

    窗户被杜萧萧打开,感受着冰冷深夜吹来的冷风,这使女孩的思绪稍稍变得清晰。果然,自己做错了,不过没有被发现应该不算是犯规吧。

    睡意袭来,杜萧萧摇摇晃晃的来到房间门外,却看见了让她彻底惊醒的一幕。女孩跨/骑在剑士的身上,虽然看不清两人的正面,但是却可以听到清晰的声音。

    “爱丽丝?”

    “我喜欢你”

    ————

    第二天,没有任何的,三个人就那么如此的起了床。没有任何的会谈,没有任何的话语,三位人界组着就如此踏上了前往海边八咫大蛇的区域。

    “有找到,怪物的踪迹吗?”

    森林当中,三人寻觅着八岐大蛇的身影,可从未见过任何怪物的踪迹。埋在森林里埋头买脑的探索,最终,努力终究有回报,在杜萧萧的惊讶声下,他们得到了回报。

    不过可惜,找的不是什么美味的果实,也不是装满了甘甜蜂蜜的风潮,而是刻在了树干上的四条爪痕迹。

    “这个痕迹,是灰熊?!”杜萧萧惊讶道。

    “这是灰熊划定地盘留下的记号。”

    “区区灰熊,不足挂齿。普通的灰熊兽灵,在我们手中不过是白菜一样好切。”

    “我说,那个标记的高度比想象中的高很多呢。”杜萧萧突然说道。

    听从这话语,刘小铭再次看向抓痕,目测着距离地面的高度,二,四,六约有八米。

    “能在那种高度留下抓痕的熊,是什么样的熊呢。”

    “那当然是站起来的话,高度在八米左右的熊吧”

    “我觉得这已经不能算是熊了。”

    就在三人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的时,他们的身后,沉重的阵地生开始轰鸣。

    三人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只见一个如同小山一样的身影附在三人面前。

    灰色皮毛上每一根毛都如同钢针一样粗大,两只眼睛善良着鲜红的光芒。凶恶的獠牙从嘴里伸出,四肢如原木一般粗壮,上面长着没根都大的仿佛像是匕首的爪子。额头上发着黑光,那是无比锐利的——角。

    “嗯不是熊了,长了角呢。”

    在刘小铭低语的时候,这只长得有点像熊丹绝对不是熊的巨兽发出了完全不像是熊的叫声。

    “枝嘎嘎嘎嘎嘎”

    巨兽将附在地上的身子缓缓直立而起,拿不停拔高的身躯遮挡了月光,让我们的周围变得一片黑暗。在漆黑身影的上方闪亮的那双眼睛,果然达到了八米左右。

    “各位,冷静下来。”刘小铭以变调的声音低语着。

    “这么大的身躯,动作一定不会很敏捷,注意要经常待在两棵树的间隙里,让他无法发起冲锋。”

    刘小铭想起了之前战斗过的黑熊兽灵,都喜欢使用直线冲锋攻击。对两位女孩下达了指示,她们默默的点了点头。

    三人同时握住身上的兵器,迅速拔出武器来,星空,幽凤鬼炎,鬼灵羽纷纷散发着微微的光芒。

    似乎是对着光芒产生了反应,这巨兽熊怪再次低吼起来,张开了巨大的嘴巴。三人迅速后退,在那颗显眼的古树后方严阵以待。如果巨熊怪在冲锋中撞到树木的话,应该会稍微眩晕一下。

    而三人只要在此刻运转招数,应该可以轻而易举的战斗胜利。计划虽妙,但仅仅在一秒之后,这个计划彻底被粉碎了。

    巨熊怪的喉咙深处闪动着猩红的光芒,那是刘小铭在地狱里那血魔一族才见到的光辉。那种美丽而凶恶的光芒。

    刘小铭迅速舍弃了躲在树干后撑过去的想法,烈火从熊怪的口中喷吐而出,竟然拥有着能在某种程度上绕过障碍物的性质。就算巨树能够承受得住火焰,躲在后面的三人也有可能被烧成焦炭。

    “要在侧面冲刺吗!”

    “不行!他锁定了咱们!”

    杜萧萧喊道,巨熊怪猩红的双眼已经将三人锁定,如果往侧面逃的话,喷吐方向从很可能也会产生变化,一定还有什么更加有效的回避方法。

    “这边!”

    瞬间的灵光一闪,让刘小铭用左右手分别迅速抱起两位女孩纤细的身体,向正后方跳跃,一步,两步,在第三部的时候,刘小铭来到了目的地。

    那里正是探索中,让剑士几位烦恼的,直径虽小但深度不小的泉眼。在刘小铭毫不犹豫地跳进泉水的同时,陈哥的火焰从巨熊怪的口中喷出。

    冰冷的水没过了头顶,下一个瞬间,水面被映成了鲜红。刘小铭一边将两位女孩按入泉水之中,一边拼命的缩起身体。

    火焰疯狂肆虐了将近五秒,原本冷的几乎能让人冻僵的泉水迅速升温。刘小铭本来还担心会直接沸腾起来,但在水加热到和洗澡水差不多的温度时,吐息就终止了。在水面变暗的瞬间,刘小铭迅速地跳了出来。

    跟在剑士身后爬上地面的两位女孩,神兽的水沿着长发和斗篷的衣角往下滴,开口说道

    “那东西,绝对不是熊”

    “废话!”

    刘小铭一边吐槽,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巨熊怪的位置没有变化,但是他前方的地面已经被烧的焦黑,呼呼的往外冒烟。而原本被刘小铭当成掩护的大树虽然没有倒下,却也已经整个变成了焦炭。看来这个火焰确实能够绕到树干的后面。

    “怎么办?要逃吗?”

    在刘小铭看来,在现在这种准备和情报都是准备不足的状况下才会发生。但是两位女孩没有马上同意剑士的提议。

    "虽然我也不想勉强和它战斗,不过能再收集一些情报吗?等掌握了那只雄的攻击模式之后没下次就可以打到他了。"

    刘小铭住址这在二十米外开始缓缓移动的巨熊怪,迅速的思考起来。

    只要附近有泉水的话,就有办法不受伤害的回避掉火焰吐息的攻击,他应该没有更强的特殊攻击了。从那犹如匕首的牙齿和爪子来看,它的物理攻击力应该也相当高,但是从这方面就可以用大树来抵挡。

    “我知道了。”

    “嗯!”

    三人对视了一下,迅速的点了点头。而此时,局熊怪开始前进了。一开始只是慢悠悠的四足步行,但是在某个瞬间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似得开始冲锋。

    它趴在地上的时候肩膀依然高达四米,那和阎罗殿的阎王们相差无几的巨体震撼着大地向前冲锋的模样,让人内心里只剩下了恐惧。

    “这家伙不会也是一个吧”

    “至少它绝对不是熊!”

    “你们两个的观点怎么还在这里啊!!”

    三人一边拼命的跑着,一边咒骂着,本打算绕道巨熊怪的右侧,避开冲锋的路径,但敌人也随之转头跟了上来。

    但是,三人也不是随意乱跑的,在绕到局熊怪和三人之间的一棵巨大树木之后,就暂时停在了这个位置。

    “很好,就这冲过来吧!”

    如果撞上了这棵树干直径达到两米的大叔,他的动作应该会停下几秒,刘小铭本来是很期待这样的,但是两秒后就变成了惊愕的叫喊。

    “搞什么鬼啊!”

    巨熊怪就如三人所料那样,毫不减速地撞到了大树上,但是他额头上那粗短的角如同巨人的战锤一般,将粗大的树干撞成粉碎。

    万幸的是,他的冲锋也随之停止了。但是在那缓缓倾倒的大树之后,着头怪物发出了凶猛的咆哮。

    “啊啊啊啊啊嘎吱啊!!!”

    刘小铭忍耐着让耳朵嗡嗡作响的巨大音量,低声说道“我说,你们知道,熊的天敌是什么吗!!”

    “那也不是熊吧”

    “我问的是弱点啊。”

    “为什么要问我们啊,呃,我记得在书上看过,说是鼻梁骨很脆弱。”爱丽丝说道。

    “鼻梁啊”刘小铭重复了一遍,凝视着再次开始行动的巨熊怪物。虽然额头被角保护着,但是黑色的鼻尖暴露无遗。即使他现在四足着地,那鼻子距离地面依然超过了三米,就算挥剑也是够不到的。

    如果是跳跃的剑技,倒是有可能够到,但是如果他对于我们的攻击有所反应并站起来,那就糟糕透顶了。

    “喂!那只熊,好像在发动吐息之后,以及撞到树木之后的一段时间都没法立即行动啊。”

    被杜萧萧这么一提醒,刘小铭也开始观察起巨熊怪物的状态。

    巨熊怪物用额头上的角将大树连根折断后,虽然没有陷入眩晕状态,却趴低了身子,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当然如果我们靠近他,它应该是会攻击的。

    但是正如杜萧萧所说,在吐息攻击和将大树粉碎后的短暂时间里,它都无法移动。也就是说,利用它的这个习性,其实不难对付的。

    刘小轻轻拍了拍两人的手臂表示,拜托你了,随护从藏身的树丛后跳了出来。

    “我在这!!大笨熊!!”

    喊完之后,刘小铭就向它的右侧跑去,巨熊怪以一种和那巨体完全不符合的敏捷迅速转换方向,将大地踩得轰隆隆作响的。

    不算那作为特殊攻击的凶猛冲锋,在单纯的移动速度上刘小铭似乎要更筹一筹。但是被湿润青苔覆盖的地面经常有跌倒的危险,也有可能因为树根和细流而失足。

    刘小铭一边尽最大努力可能滴注意着脚下,一边将它往北边引去。在离开了两位女孩超过三十米后,刘小铭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虽然刘小铭不指望能在初次见到这个强敌时就能将他打到,但依然想将近身战斗的感觉再把握的清楚一点。刘小铭右手架起了星空剑,等待着朝这里笔直接近的巨熊怪。

    “哇啊啊!!”

    伴随着那不似哺乳类的怒吼,局熊怪向着剑士笔直冲来,然后高高举起了比人的躯干还要粗壮的右前腿。

    爪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饥渴的光芒。面对轰然而落的前爪,刘小铭以剑技五芒星剑技迎击。吼吼的剑刃与巨熊怪四根勾爪猛烈的撞在了一起。

    那强烈的过分的冲击,沿着手腕传到肩膀,要不,一直透到了脚底。刘小铭被猛烈的击退,后背撞到了树上,不过也算是免于跌倒。

    巨熊怪物自然是不可能跌倒,不过被弹回的右前脚也在空中晃荡着。看来如果只是普通攻击,有可能用剑气来勉强防御一下。

    刘小铭站稳之后,看了一下双方,地方自然是无伤,而我只是刚才撞到了树木上的时候被稍微削了一点血,基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那接下来,就轮到我出绝招了。”

    刘小铭低声的自言自语,然后往前走了一步。

    巨熊怪物自然不可能对剑士的挑衅有什么反应,但它的双眼依然发出了红光,开始低吼起来。接着,它的两只前脚承载地上,将具体缓缓抬起。

    刘小铭直觉感到他又要放出火焰吐息了,往后面瞥了一眼,树木后方有一片小小的水面闪耀着蓝色的光芒,只要跳进那里,刘小铭就能和之前一样躲过吐息,但是剑士还是强忍着害怕,停留在了原地。

    灰色的怪物直立起八米高的巨大身体,发出犹如凤箱似得声音吸进了大量空气,然后猛然张开了嘴巴。

    在这个瞬间,刘小铭猛然开始冲锋,不是往后,而是向前,往侧面回避的话它应该会转头,但是背后还没有驶过。在缩短了一半距离之后,赤红色的光芒在刘小铭头上亮起。

    为了闪过这大角度发射的吐息,刘小铭在那仿佛能刺破耳膜的轰鸣声下伴随下,依然不停奔跑着。

    火焰打击在剑士后方不远处的地面上,爆发出灼热的疾风拍打在刘小铭的后背上。

    “好烫啊!!!!”

    及时烫的大叫起来,刘小铭依然顺势利用这股风冲过了最后的机密。从那宛如大叔的两只脚下中间,扩下的部位穿过之后,来到巨熊怪物的后方,然后双脚急停,转过神来。

    如同刘小铭所期望那样,熊没有转过身,而是对着自己正前方的地面不停的喷火。

    有机会!刘小铭一边举起爱剑,一边寻找着目标然后想那个比利奇怪的熊怪,却依然打入水桶的尾巴发动了奇袭。

    黄绿色的轨迹划破了天空,刘小铭的身体在推动下用力跃起攻击距离地面三米高的尾巴。

    传来的反馈告诉着他,成功了,局熊怪的巨体猛然后样,中断的火焰吐息留下了几丝残渣后,划出的弧线落在了地面

    就在刘小铭翻了跟斗着地的同时,

    嗷嗷嗷啊

    局熊怪发出了尖利的吼声,双脚着地开始往前直奔而去,在跑出了相当远的距离之后,才转过身来。

    他的双眼上熊熊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看来虽然没有尾巴没有鼻梁骨那么脆弱,却也是一个暴击点。

    刘小铭定睛看向随之一同远去的彩色光标,发现了它的体力已经减少了许多,虽然幅度不大,但也能看的出来。

    “很好!”

    第一次对他造成了像样的伤害,不由得刘小铭开心起来。

    “好个什么啊!!”

    左后方传来了两位女孩的熟悉声音,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刘小铭赶紧转过身,只见她们的脸上露出了冰冷又无奈的表情。

    “明明一直要说逃,结果还是要认真战斗啊。”

    “不,我只是在跟他周旋啊。”

    刘小铭找着借口,随后响起之前拜托他们的事情。

    在看着局熊怪的时候,只见一片漆黑输赢正松在夜空之中,尺寸不下与刚才那颗被撞碎的大叔。

    刘小铭迸发了前所未有的斗志,不是想三人发出指示。

    在诱导的过程中,刘小铭多次死寂攻击了他的尾巴和叫,所以他的血条长度现在只剩下不到就成,虽然刘小铭很愿意乐观地去向。

    但这里骑士是没有剩下将近九成才对,如果真的想打到他,就不能用总工会迁安那种回避围住的走位方式,必须冒险进行着近战。

    突进攻击在似乎没有拉开距离的情况下是不会发动的,而吐息则被刘小铭确定了就算仅在眼前也一样hi使用。

    刘小铭布局的祖安当的招式每次都能成功。也无法保证附近刚好能看到泉水。

    绝命必杀一斩,鬼切毫不犹豫的斩出。

    刘小铭反握着剑柄,星空星月交叉抵挡在前又一次接下来鬼切的致命一击。两人僵持一刻,刘小铭突然用力向前一推,自己则半空翻转,鬼切瞪大眼睛,一道光芒闪过剑士扔出的短刃这才姗姗来迟。

    三把剑刃前去抵挡轻松弹飞短刃,而刘小铭却张开嘴巴咬住了短刃,双臂展开旋转着身体化作利刃螺旋从上空斩来。

    鬼切只好抵挡又一次被压制,不服气的鬼切使背后的双眼睁大,竟然化作一直持着剑刃的高大手臂。

    这鬼刃之手一剑劈斩而来,刘小铭双剑交叉挡在前方被蓦然掀飞。

    “呵”鬼切在这么一刻终于享受到了胜利的喜悦。

    望着前方的对手,碍事的鬼手,还有那讨人厌的三刀流刘小铭的表情逐渐认真起来,回想起还有着铃鹿御前需要对付,现在可不是玩闹的一刻。

    没错,他要挑战一下,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跑起来!”

    神经绷紧,灵力放出,刘小铭手中持着星空星月立刻杀来,三刀流外加鬼手的帮助鬼切没有一丝畏惧自信的迎上。

    双方各自舞动着剑刃交战在一起,果然二刀流对抗四刀流有着不小的压力,只见鬼切一剑斩来,又接着鬼手剑刃一招横斩,刘小铭星空剑被弹开,为了不被弹开的力度舒服,刘小铭果断在中途便将星空插进地面。

    左手星月剑苦苦抵挡,很快便迎来了它的援军,冰夕剑支援。再次获得双剑的刘小铭采取的主动进攻,两剑水平横斩从左至右又从右拉去左边,在鬼切反抗一刻,低下腰身反握双剑猛地向前戳出。

    鬼切及时的躲避,找到刘小铭收剑一刻鬼手一剑重重劈下,只听铿锵一声星月剑被迫舍弃,只留下冰夕剑苦苦支撑刘小铭很快将视线扫向了樱发女孩的位置。

    “萧萧!幽凤鬼炎剑借我一用。”

    没有否定,没有拒绝,幽凤鬼炎剑就那么果断的离开了女孩来到了剑士手中与其并肩作战。

    右冰夕,左幽凤,刘小铭舞动起双臂表演了一场冰火两重天的厮杀,幽凤鬼炎剑的参战鬼切有些担当不住,刘小铭的剑法狂乱舞动而起,冰火两道元素被在空中划出数道完美的弧线。

    不知道多少连击下,鬼切招架不住,可没想到的是率先收手的竟是面前的剑士。幽凤鬼炎剑回到了杜萧萧手中,见到只剩下一只见,鬼切找准时机连忙反扑。

    刘小铭急速后撤,捡起了扔在中途的星月随后扔去,鬼切一挑星月飞上了天空,刘小铭继续后撤冰夕剑猛地插入地面,一瞬间寒气冰浪一层层扑来。

    鬼切防守之际,刘小铭转身拾起星空剑双手握住剑柄高举天空,汇聚着星辰之力。遥远的天边七彩星光划过天空闯入了星空剑内,高高的星光之光汇聚于此,刘小铭转正了身体,向前迈步手臂挥下,星辰之光顺势劈来。

    鬼切瞪大了眼睛,拼劲了全力抵挡而去,然而却被星辰之光瞬间吞噬。片刻,星光消散,流露出鬼切残破的身体,不过他还活着。

    可是天空被挑飞的星月在落下之际在天空划出了一个皎洁的月牙,随手顺势落下一道月光落下,万众瞩目之下,鬼切的身躯被月光一分为二。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