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既能和离一次,也能和离……

小说:玲珑四犯 作者:尤四姐

    江珩还真是一鼓吹就付诸行动的人,&bsp&bsp彼时云畔刚午睡起床,听见门上有人传话,说江侯来了。她倒怔了下,&bsp&bsp同檎丹对望了一眼,不知爹爹怎么会这时候登门。

    当然不管又是为了什么,人既到了门上,没有不见的道理,便让檎丹姚嬷嬷出去接应,把人带到花厅里奉茶,&bsp&bsp自己换了衣裳就去相见。

    鸣珂替云畔梳妆的时候,&bsp&bsp潘嬷嬷韦嬷嬷在边上站着,轻道“夫人,难道是郎主得知咱回来了?”

    云畔摇了摇头,“爹爹没有那么灵通的消息,想来又是受了什么怂恿,&bsp&bsp上我这儿讨主意来了。”说着压了压发髻上的簪花,&bsp&bsp回身吩咐两位嬷嬷,“我先进去听听爹爹的来意,你在外头候着,若有必要,再传你进来。”

    两位嬷嬷道是,&bsp&bsp跟在她身后往前院去,到了花厅外的小角门前顿住步子,&bsp&bsp朝里望一眼,&bsp&bsp隐约能见江珩的身影,一时真有些唏嘘。尤其潘嬷嬷,当初是县主陪房跟进侯府的,&bsp&bsp没想到县主一去,江珩就彻底不成了样子,被小『妇』把持着,险些连自己的嫡女都害了。

    云畔神『色』如常,进门便一笑,“爹爹怎么来了?我这阵子不得闲,没能去瞧您,爹爹近来好么?家里预备得差不多了吧?”

    江珩嗳了,“全由下人料理,反正也不需大肆『操』办,筹备起来不费手脚。”一面端详她面『色』,见她精神头好得很,心里便松泛了,问,“你最近好?我昨日还问忌浮,他说前两日你忙于新铺开张,狠『操』劳了一番,现在都安定下来了吧?”

    云畔说是,“交给底下人经办,我不必亲力亲为,就省心多了。”接女使奉上的茶汤,亲自端到父亲手里,边问,“爹爹今日来,想必有什么要紧事吧?若是要见爷,却不巧得很,他中晌就往军中去了,到这会儿还没回来。”

    江珩说不,“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专程来找你……”说着顿了顿,斟酌了下道,“巳巳,雪畔到了说亲事的纪了,你给瞧着儿,有没有好人家,替她说合说合。”

    云畔一听这话头,就知道又是柳氏在后头撺掇,心里很厌恶她不消停,对这位父亲也实在感到失望得很。

    是孝道在前,不能立时反驳他,便在一旁坐下,笑着说“二妹妹才多大的纪,还没及笄呢,怎么就着急要说亲事?”

    江珩叹了口气,“还不是上回金二娘子立威,打了你二妹妹一下,只怕将来两人之间有芥蒂,倒不如早些给雪畔定了人家,两下里也好少些纠葛。”

    云畔听完不说话了,江珩了半晌,不见她答复,便好奇地转头去瞧她,见她正襟危坐着,脸上一派肃容,心里倒打了突,茫然问“怎么了?”

    她这时才蹙眉道“爹爹这么做,是要给金姨母一下马威么?她既了门,家里庶出子女都在她下,婚事也应当全由她做主才对,我一嫁出来的姑娘要是随意『插』手,到时候不单爹爹对她交代不去,连着我也成了不知礼的人。”

    江珩迟疑了下,其实来时自己心里就犯嘀咕,也不知这回来得对不对,听云畔这么一说,便又退却了半截。是金胜玉雪畔的隔阂明已经在了,要是不料理,恐怕将来还会不得安生,遂道“道理我何尝不懂……”

    云畔打断了他的话,“爹爹既然懂,就不要做让金姨母伤心的事。她正是要树立威望的时候,倘或雪畔仗着自己许了人家,挺腰子她叫板,您让她怎么面对这种局面?已经许出去的姑娘,是管教好,还是不管教好?爹爹有时候耳根子就是太软,这不是好事,金姨母是有侠义心肠的人,早前置办侯府缺了银子,她把自己的体己拿出来填进去,要是换了的人,哪愿意没门就来填窟窿?这样品『性』高洁的人,爹爹把人弄丢了,不是我说,家里弟弟妹妹缺管教,让金姨母抓在手里好生调理调理才好。雪畔纵是许了人家,也要上人家日子去的,就凭她那副娇纵的『性』子,哪家敢要她?即便是要了她,将来三日一吵,五日一闹,爹爹又有多少心力日日替她斡旋,且想一想吧。”

    江珩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两句,没想到竟是一错漏都找不出来。

    不得已,又叹一口气,“我是生怕家里往后鸡犬不宁,才出此下策的。”

    云畔笑了笑,“爹爹要是不想鸡犬不宁,就什么都不要做。雪畔的亲事将来自然是要定的,但不是现在,且她刹了『性』子,安守己尊重嫡母的时候,再由嫡母出面做主,许一配得的郎子。倘或现在不问青红皂白说合了,叫金姨母心里怎么想?全家上下沆瀣一气只拿她当外人,这当家主母的威还怎么立?咱家着实『乱』了一程子,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候,妻就是妻,妾就是妾,爹爹是外头办大事的人,不宜『插』手内宅的事。后院的礼数教条,自有金姨母来掌管,爹爹只要尽心承办务,应付官场上人情往来就成了。”

    她这么洋洋洒洒一大套,让江珩窒住了口,是啊,一男人,整日在『妇』人堆里搅像什么话。自己又一次听了柳烟桥的,招来这一大通数落。待听完了云畔的话,才发现自己根本弄不清这些后宅里的门道,不想替雪畔说合一门亲事罢了,居然还能牵扯出这么多的学问来。

    他又觉得云畔有些小题大做,其实是很简单的一诉求,哪里像她说的那么严重,好像有人要金胜玉庭抗礼似的。

    于是清了清嗓子道“实情倒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是么?”云畔抬眼望他,“今日爹爹来,想必又是受了柳氏的鼓动,她每日心怀鬼胎,果真不怕害人害己。”说罢转头吩咐檎丹,“把两位嬷嬷请进来。”

    檎丹领命出去传话了,江珩有些纳罕,不知她要叫谁来相见,便顺势望门外。不一会儿就见两张熟悉的面孔进来,一是县主当初的陪房,一是巳巳的『乳』娘。

    他不由咦了,抬手指她。

    “爹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吧?柳氏是说她跑了,下落不明了?”云畔板着脸,没有半笑意,“其实她被柳氏送到兴元府庄子上去了,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找回来的。”

    潘嬷嬷韦嬷嬷上前江珩行礼,“郎主。”

    江珩直发懵,“送到兴元府去了?”

    潘嬷嬷道是,“郎主,您真得擦亮眼睛,清楚这枕边的豺狼。那日是我把压死的木香从房梁底下刨出来的,柳娘为了堵住我的嘴,一气儿把我送到那么远的地方,还吩咐庄头住我,不许我离开,要不然咱就是爬,也得爬回我小娘子身边。”

    江珩愣在那里,虽然隐约猜测一切是柳氏所为,但当人证站在面前时,还是禁不住一阵胆寒。

    云畔倒很坦然,掖着手道“爹爹担心我会借着两位嬷嬷将柳氏如何,她都是阿娘我身边的老人儿,我不忍她流落在外,把人找回来,我就心安了。今日让爹爹见一见她,不是请爹爹心里有数,至于怎么处置柳氏,我如今是半也不关心了,横竖她惊险到了今日,还有这闲心,调唆着爹爹来我这里给雪畔谋亲事呢。”

    江珩哑了口,“这……这……”

    “我也不瞒爹爹,她娘两一对我不善,雪畔这庶妹,我很不喜欢。将来只有金姨母托我替她物『色』郎子,我或者会勉为其难问一下,若没有金姨母,我是决计不会管那些弟妹的,免得一不留神,又被人算计了。”

    江珩只余『迷』茫,话都说到了这儿上,确实也没脸要求她张罗雪畔的亲事了。

    瞧瞧云畔,再瞧瞧这两位嬷嬷,江珩垂头丧气道“巳巳,你阿娘后,你确实受了很多委屈,爹爹知道……”

    云畔缓缓摇了摇头,“我的委屈已经去了,今后也不想再提了,只有一桩,金姨母不日就要门,爹爹再听信柳氏的话,冲撞了金姨母。她这样的脾气,当初的阿娘不一样,如今柳氏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将来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爹爹不要懊悔,因为一切都是爹爹惯的。”

    江珩眨巴着眼睛,这时竟有些后怕。脑子里飞快盘算着,今天来这里一趟,不会被金氏知道吧!先前一时脑热给了柳氏五百两,不会被金氏翻小账吧!

    一路彷徨着回去,到了家还在思量,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五百两亏空填上?但五百两不是小数目,问人开口毕竟不好意思,叫人说起来娶亲的钱还靠借,娶的什么亲。回头借钱不成反遭耻笑,那老脸丢尽了。

    左思右想没法儿,还是把账抹平了吧,于是坐在灯下翻开账册『舔』笔修改,这里加上十两,那里加上五十两,几处一整合,空缺的数目就给摊了,这笔账做得圆满,自认为金氏绝对不出来了。

    接下来几日,江珩得很自由散漫,同僚喝两回酒,上诗社人结了两回对子,甚至还接待了一位慕到门上,要拜他为恩师的秀才。他当时还纳闷,自己又不从文,拜什么恩施,结果人家说他一手古琴弹得好,要拜师跟他学《凤求凰》,被他一气之下赶跑了。

    婚前筹备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没多久就是九月十二,到了他娶亲的正日子。这天府里张灯结彩,虽没有大『操』大办,但亲朋也都悉数到场了。

    他着太阳一一落下去,心里也升起了类似头婚的紧张,不不同之处在于期待里透着一丝忐忑,还在担心那本账册子……应当不会被她出漏洞来吧!

    后来被簇拥着跨上马背,在儿女的仰望里,带着迎亲队伍忠武将军府进发。赶到将军府时吉时正好,新娘子也已经准备停当,举着障面扇,带着十几仆『妇』女使出门来,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得他一顿惊愕。

    陪嫁是死物,陪房是活物,老将军夫『妇』为女儿第二次出嫁用足了心思,钦出来跟到侯府上去的仆『妇』一膘肥体壮,辛辣异常。

    江珩坐在马上,回头了眼,花轿两旁扶轿的人铜墙铁壁一样,他不由咽了口唾沫,这婚也成得惴惴然。

    好在金娘子还是善体恤的,却扇之后一双温柔的笑眼,启唇说“侯爷这阵子辛苦了。”

    江珩哦了,“不辛苦……辛苦也是应当的。”

    “那么府上账务都是侯爷在管吗?还是……”

    没有还是,江珩立刻说“是我,我自己在管。”

    然后金娘子笑眯眯着他,他知道到了上缴账册的时候了,便从抽屉里取出来,搁在她面前,心虚地指指外面,“我先去答谢宾客。”

    从婚房里出来,室外空气凛冽,脑子也清醒了不少。穿二门,前面就是大摆筵席的地方,他见素日交好的同僚,见自己的至亲,刚才的那忐忑,好像也不足挂齿起来。

    去女婿干上一杯,李臣简还是内敛矜持的模样,带着一笑意,说“恭喜岳父大人。”

    啊……这道贺,其实说起来很让人难为情,江珩摆了摆手,又挪到下一桌去了。

    酒三巡,又是喜宴,一般的宴请不一样,不能让新郎官酩酊大醉,冷落了新娘子,一般都是酒饮微醺,席面就以散了。

    宾客纷纷告辞后,月上中天,江珩抹了把面皮返回新房,进门便见金胜玉已经换了家常的衣裳,在外间的罗汉榻上坐着,两旁四婆子如四大天王。

    他脚下忽觉沉重,但还是扮出笑脸进去,温道“今日是咱的好日子,时候也不早了,就安置了吧。”

    金胜玉却并不接他的话,抬了抬眼皮道“咱原都是二婚,用不着像头一回成亲那么委婉,有些话还是当日说清楚的好。”一面指了指账册子,“侯爷,这账本上有几百两的出入,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那日清缴了前头的账,明明侯爷交代清楚了,但愿我进门之前再有窟窿让我填还,侯爷是没听清我的话么?”

    江珩心下一跳,忙来账册,翻来翻去盘算,“哪里有出入,不是全能合上吗。”

    金胜玉随手指了指,“糊扇窗户要二十两,换三排瓦片要四十两,侯爷,是你没当家,还是我没当家?若不是侯爷记错了账,就是有人在糊弄家主,说出来是谁,我现开发了他。”

    江珩窒住了,支吾着说“想是哪里弄错了吧,明日再查账不迟。夫人瞧,已经快子时了,今晚暂且把账放一放……”

    金胜玉一句话便否决了,“不成!这账弄不弄得清,关系你我夫妻能不能做下去。”

    江珩呆住了,“这怎么……怎么就这么严重……竟是连夫妻都做不下去了……”

    金胜玉说当然,“我是来掌家,好好日子的,不是来给侯爷填窟窿的。侯爷今日亏空五十两,明日又亏空五百两,我手上没有金银铺,挪不得那么多的家俬填还。”说着直了直身子,寒道,“我也不妨侯爷明说,我既能离一次,也能离第二次,侯爷要是不相信,大以试试。说我新婚夜就叫你难堪,钉是钉铆是铆的,弄明白了,免得夜长梦多。”

    早前没门,总要留些脸面软硬兼施,如今既了门,头一天晚上就得立规矩,否则这江珩就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还想着两头兼顾混日子,时候一长,难免把她拖累成另一县主。

    她不是他的娘,处处来迁就他,给他擦屁股,这样的男人倘或不好好调理,将来受苦的就是自己。她也瞧出来了,江珩确实不是能叫人省心的,就说账上填不平的五百两银子,做账做得那么明目张胆,真当她瞎了,不出来?

    江珩呢,简直有些绝望,其实自己心里有预感,蒙骗不她去,但奢望在新婚头一夜的份上,她总不见得太不留情面。谁知道!谁知她就是这么厉害,立时就要现开销,自己忙了一整天,说实话有些乏累了,她不叫上床,实在让他叫苦不迭。

    “夫人,咱结成这门婚事不容易,倘或叫巳巳知道了,又要为我悬心。”

    金胜玉油盐不进,冷着脸道“叫她悬心的不是我,是侯爷。今日这五百两,侯爷塞到哪里去了,原路给我拿回来,我不你计较。要是拿不回来,那今晚这新房没有侯爷睡觉的地方,侯爷给了谁,便上谁那里夜去吧。”

    这还了得,要是新婚夜真去了妾室房里,那这门婚是砸定了,明日街上着,被金至真拦住去路赏一顿老拳也是有能的。江珩这会儿是不上不下,新婚妻子这里糊弄不去,给了柳氏的钱又不好意思要回来,便在新房进退维谷着,说“夫人,有什么话,咱明日再商谈好不好?”

    金胜玉冷笑了一,“侯爷还没听明白我的话?今日这账弄不明白,我不与你做夫妻,天一亮我就回将军府。也让亲戚朋友评评理,你江侯是不是薄情寡『性』的人,借我之手置办好了府邸,就翻脸不认人了。”

    江珩被她弄得没法儿,哀道“我哪里是这样的人……”

    “那还说什么?”她丝毫不留情面,扭头吩咐边上嬷嬷,“把侯爷请出去,送他去柳姨娘屋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