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小说:洪荒之慈航普度 作者:不系之舟承

    话说哪吒同家将出关,约行一里之余,天热难行。哪吒走得汗流满面,乃叫家将“看前面树廕之下,可好纳凉?”家将来到绿柳廕中,只见薰风荡荡,烦襟尽解,急忙走回来,对哪吒禀曰“禀公子,前面柳廕之内,甚是清凉,可以避暑。”哪吒听说,不觉大喜;便走进林内,解开衣带,舒放襟怀,甚是快乐。猛忽的见那壁厢清波滚滚,绿水滔滔,真是两岸垂杨风习习,崖傍乱石水潺潺。哪吒立起身来,走到河边,叫家将“我方才走出关来,热极了,一身是汗。如今且在石上洗一个澡。”家将曰“公子仔细,只怕老爷回来,可早些回去。”哪吒曰“不妨。”脱了衣裳,坐在石上,把七尺混天绫放在水里,蘸水洗澡。

    那九湾河乃处于东海海口之上,“混天绫”又是女娲圣人赐予的灵宝。因此,哪吒将那“混天绫”放在水中,只将那东海海水都映红了。摆摇之间。自是江河晃动,东海海水都被搅了。玄木山上泉水连通东海海底,自也是受到影响。

    东海龙王敖光不知是何缘故。只唤那巡海夜叉前去查看。来到海面之上。见是哪吒在那洗澡,只赶忙叫道“那孩子在做甚。赶紧上岸上去!”

    哪吒见有人叫唤自己,回头一看,只见那夜叉蓝面朱发,甚是恐怖。哪吒此刻洗得正欢,自然不肯如此就走,只随口道“那怪物休要叫唤,待我洗完了自然会走。”

    夜叉大怒,道“我乃天帝亲赐巡海夜叉,你怎骂我怪物!今日少不得要给你点颜se瞧瞧。”说完,抡起手上斧头,只朝哪吒劈来。

    哪吒什么时候怕过打架?见夜叉过来,只大笑道“这可是你自己寻死,可怪不得我!”说完,取下手上乾坤圈就朝夜叉砸去。

    夜叉乃是地仙中期修为,如何能挡,眼看就要丧命。突然见一道金色光芒飞来,直托住乾坤圈,救下了夜叉一命,夜叉得逃大难,惊魂未定,只赶忙逃回龙宫去了。

    哪吒见自己击而无功,平日里在陈塘关威风惯了,只大叫道“是谁坏了小爷好事,且出来一见。”

    方才那道金光自然是慈航所为了,慈航昔日在娲皇宫中与哪吒前生灵珠子有一面之缘,甚是喜欢那个白白胖胖地小子,今日算得哪吒要起祸端,便赶了过来。

    慈航见得哪吒表情,依稀还是当年娲皇宫模样。只戏嘘之心大起,缓缓走下云端,朝哪吒笑道“便是老爷我了。”

    哪吒见来人似乎甚是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见慈航本事不低,倒也不敢造次,只道“小爷在此洗澡打架,关你何事?要来横插一脚做甚?”

    慈航听得哪吒言语,心道哪吒这些年来定是嚣张无比,无法无天,今日既然被遇见了,少不得要敲打哪吒一番,好让其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后为人行事收敛一些,别真个成了那被宠坏的孩子。

    当下慈航笑道“老爷我已经插了一脚了,你待怎的?”

    哪吒听得直翻白眼,这话可是自己以前在陈塘关常说的啊,只是把小爷改成了老爷。哪吒怒道“你这人好不讲情面,小爷少不锝要教训你一番!”说完,便举起乾坤圈,想要砸下。

    以慈航修为,自然不怕,当下慢慢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满不在乎道“就你那点水平,也只能欺负陈塘关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说完,慈航只故做深沉的摇了摇头。

    哪吒小孩心性,如何还受得了?只气得哇哇直叫,把那乾坤圈直朝慈航砸来。慈航一脸戏嘘的表情,也不放出玉净瓶,只硬生生的挨了一记。慈航如今已是大罗金仙,肉身本就强悍。自然不怕灵宝等级法宝攻击,况且哪吒现在不过是金仙初期修为。

    只听得“砰”的一声,那乾坤圈打在慈航脑袋之上,火星直溅,却又径直里倒飞了回去,直向哪吒撞去。

    哪吒大吃一惊,只使出混天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乾坤圈裹住。抬眼望去,只见那慈航笑嘻嘻地一边捞着脑袋,一边叹道“哎呀,力气太小了啊,还不如被个蚊子叮一口来得舒服。”

    哪吒又羞又怒,满面通红,以前遇见之人,哪个不称赞自己力大无穷的?

    慈航见到哪吒表情,心里也自好笑,暗道今日定要让你心服口服,于是又对哪吒道“小家伙,我听说你还有些宝贝,你不如一起使将出来给老爷我瞧瞧啊!”

    若是换了别人,定然知道自己不是那慈航对手,此刻只好生言语,先行闪过。偏生哪吒才几岁年纪,又蛮横惯了,哪里懂得这些世事?当下哪吒眼睛一转,道“且让你瞧瞧少爷火尖枪的厉害!”说完,取出火尖枪,直朝慈航扎去。

    慈航自然知道哪吒心中所想,表面上也不理睬,却是暗暗运起玉清功法。心道,火尖枪虽只是灵宝级别,却可使三昧真火,威力不在一般的后天灵宝之下,自己托大归托大,可也别一个不小心丢了面皮,传出去可就是洪荒第一大笑话了。

    哪吒见慈航表情,只心中暗暗得意,待得火尖枪快要刺到慈航身旁时,哪吒大喝一声“起!”,只见火尖枪枪尖喷出一股白se火焰,将那慈航包围,正是那三昧真火。

    哪吒“哈哈”大笑道“今日且将你烧成一把骨灰,看你以后还羞辱本少爷不?”突然却觉得奇怪,不对啊,火焰中并没有往常地痛叫声传出来,难道就烧完了?

    慈航运起了玉清功法,自然不怕三昧真火,慈航只在火中叫道“舒服啊,老爷我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洗过澡了!”说着,又对哪吒道“小家伙,我洗得差不多了,该轮到你了!”说完,只一甩手,那些三昧真火转身就朝哪吒飞去。

    哪吒能玩火,却不代表不怕火烧,三昧真火的厉害哪吒自是比谁都清楚,烧着了就不熄。当下只吓得胆战心惊,纵身一跃就往九弯河跳去。

    慈航自也不想伤了哪吒,伸手一挥就将三昧真火收回,慢慢的使其熄灭了。

    那边哪吒跳进河里,冷水一机灵才知道三昧真火并不怕寻常之水,正自彷徨间,却又见慈航将三昧真火招回,只暗中吐了一口气,却是架起风火轮就往陈塘关逃去。

    突又见金光一闪,哪吒只径直撞在慈航身上,慈航伸手将哪吒拎起来,笑道“你不是要将老爷我烧成一把骨灰吗?怎么就此跑了呢?”

    哪吒此刻怎还不知眼前之人地厉害,只哭丧着脸道“老爷饶命!”

    慈航哈哈大笑,用手轻轻一敲哪吒脑袋道“小孩子仗着手中法宝,到处耀武扬威,却是不该,以后还当好自为知,别让我再撞见你为非作歹!”说完,将哪吒朝陈塘关一扔,道“日后你若有事,自可来昆仑山找我!”

    。